银保渠道降费背后的双重压力

  • 2024/1/9 14:30:35

导读:撑起寿险大卖的两大利器——3.5%预定利率和重归“C位”的银保渠道都处于变化之中,这背后,也是监管对于利率和费用的控制。

岁末将至,回望保险业的2023年,人身险利率费率接连调整;车险“巩固、优化、创新”的综合改革持续推进;健康险市场多次被纠偏;一系列监管“组合拳”致力规范、促进市场发展。

银保渠道降费背后的双重压力


撑起寿险大卖的两大利器——3.5%预定利率和重归“C位”的银保渠道都处于变化之中,这背后,也是监管对于利率和费用的控制。

监管力推银保渠道降费背后,重要的原因是保险公司在负债端和资产端不断承压。

近两年,保险公司在持续进行个险渠道转型,保险代理人流失个险渠道承压的同时,银保渠道成为保费增长的主力军。尤其是今年,3.5%预定利率的增额终身寿险停售前,银保渠道保费快速增长。

以头部险企为例,上半年中国人寿银保渠道总保费达620.66亿元,同比增长45.7%;平安寿险及健康险银保渠道实现规模保费收入268.43亿元,同比增长61.71%。

不过,银保渠道火热,其背后的负债成本和手续费率也水涨船高。根据监管规定,一家银行网点只能销售3家保险公司的产品,不同险企对于银行网点的竞争推高了手续费,也就是业界所说的“拼手续费”。有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以5年缴的保险产品为例,一些网点多、零售业务强的大银行,在部分竞争激烈地区的手续费率甚至能达到40%。

从投资端来看,在利率持续下行的背景下,3.5%或3.0%的预定利率,叠加高企的费用率,无疑会让保险公司面临利率和费用的双重压力。《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发展报告(2023)》显示,行业综合投资收益率分布整体集中在3%以内,14%机构投资收益甚至出现负值。

此外,从费用方面来看,过高的手续费支出无疑也会带来费差损。精算云笔记主笔、中国精算师Kenny表示,近年来,由于个险渠道业绩不断下滑,导致银保渠道费用竞争有所抬头。过往保险行业利润高度依赖于利差贡献,各家公司或多或少都存在一定的费差损。但是近两年投资收益率下滑明显,利差益越来越难,就会出现亏损。

《中国保险业风险评估报告2023》提到,人身险行业转型仍处于攻坚克难阶段。一是渠道和价值均面临挑战。渠道方面,行业积极探索代理人渠道转型,但转型周期较长,业务层面有待持续改善。随着代理人渠道发展遭遇瓶颈,银邮渠道再度成为竞争焦点,手续费率上行进一步推高了负债成本。价值方面,受高价值率产品的保费规模下降等因素影响,部分公司新业务价值逐年下降。

随着银保渠道手续费不断走高,不仅加大了保险公司的费用压力,银保“小账”等行业乱象也随之而来,监管机构不得不着手规范市场管理。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,如果银保渠道的佣金费率持续走高,保险公司的负债成本将继续上升,监管机构采取措施降低银保渠道的佣金费率,以控制保险公司的负债成本,保持保险市场的稳定发展。

从成效来看,金融监管总局人身保险监管工作相关负责人在2023年三季度银行业保险业数据信息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,绝大多数银保业务的银行已与保险公司按照报行合一重新签约。初步估算,银保渠道的佣金费率较之前平均水平下降了约30%左右。

推荐方案 更多>
太平全无忧终身防癌疾病保险
保额:500000.00 年缴:5440.00

投保对象:30岁 不限 年轻人,白领,工薪阶层,中老年人裙

侧重险种: 意外险,重疾险,医疗险

推荐理由:

最新资讯 更多>

313079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

马上
提交

扫一扫微信留言

313079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